川崖

清水出咸鱼,天然去腌渍

罐头瓶的一百零一种死法

*太中/敦芥/社乱/避雷注意
*ooc属于我,粮属于鱼
*特别小的日常系小甜饼
*欢脱制杖无厘头对话流
*谨以次篇纪念我被玻璃瓶装罐头支配的恐惧






01萝莉控的小剧场:

“林太郎!我要吃杨梅。”港黑的党宠小萝莉爱丽丝正趴在厚厚的天鹅绒地毯上画蜡笔画。

港黑大boss森先生立马殷勤的凑了过来:“爱丽丝酱好可爱!要是穿上我特意为你选的裙子就更可爱了。可是这个季节没有杨梅了呢,爱丽丝酱吃点别的好吗?”

“那我要吃草莓!”继续边画边说。

“草莓也没有啊爱丽丝酱,我们吃点当下季节的水果怎么样?有了!吃山渣吧。也是红彤彤的,酸酸甜甜的!”

“……”

“不嘛!我就要吃杨梅!我不管!林太郎去给我买!”爱丽丝在绒毯上滚来滚去,丝毫不介意蓬松金发成杂草。

“要不我们试试这件小裙子,也是红色的可爱的,和杨梅一样哦!”

“……去买。”

“爱丽丝酱~”楚楚可怜状。

“那我再也不穿林太郎买的裙子!绝不!”

“呜…爱丽丝酱别生气,我这就去买。”毕竟萌即是正义,萝莉是世界的珍宝。真是辛苦呢,boss。

当天下午:

“爱丽丝酱~我找来了好评最多的杨梅罐头!”森先生抱着一个大箱子进来真重啊啊啊!但显得有诚意。但还是好重……

小萝莉啪哒啪哒跑过来。

箱子里装了好多红色塑料盖儿的玻璃瓶子,瓶子里满满装着红彤彤的杨梅灌了果汁,看上去清清凉凉。

爱丽丝抱起一个,往右拧,拧地动但怎么也拧不开,又往左,也是一样,往上掀也掀不动:“林太郎!”

“在!”森先生手忙脚乱的接住被随手一丢的瓶子:英雄救美的好机会,看我的爱丽丝酱!

森先生重复以上动作。

无果……

“林太郎好没用。“

“呜…“区区一个罐头瓶,竟然让我在爱丽丝面前丟脸!

燃烧吧!大叔的灵魂。

只见森先生的眼镜反光成白板(柯南:所以这不是我的专利咯),指间乍然翻出一把闪着森森寒光的手术刀,森先生灵巧的挽了个刀花,刀尖对准罐头……

只一瞬,罐头身首异处……刀上一滴汁水也没沾

“玻璃太锋利了,我给爱丽丝酱倒在碗里吧。”

“嘛……勉强就原谅林太郎了。”

“爱丽丝酱!”

几天后一张及其抽象的boss拿着手术刀的蜡笔画裱着金框,出现在总部的大庭里。

















02双黑的小剧场:


前不久,横滨炸出惊天大新闻,港黑前干部今对头太宰治竟拐走了港黑公认好干部中原中也!

横滨地下世界的新闻头条被诸如:

“震惊!池袋之后横滨也沦陷,东京还有哪里安全!”

“双黑大打出手,818太宰治与中原中也的爱恨(划掉)恩怨情仇”

“血染港黑三层楼仍未死,揭密太宰治生命力之谜”之类的文章全面占领。

对此

名侦探乱步先生表示:太宰治不再天天自杀,很久没有到处邀人殉情,旷工的理由越来越多……你们这样都看不出来,脑子里到底装了什么?为什么是炫酷帽子君
?还有谁能治的住他。

七十亿小老虎表示:不,其实我最初也是不信的,但是是龙之介告诉我的。而且仔细想想……好像也没什么不对啊!

港黑某森先生表示:中也君很忠心是绝不会叛变的啦工作也还是那么认真,但不让太宰君打几个月的白工怎么行,港黑的干部那么容易娶的吗(娶?所以森先生果然很了解干部们啊

大姐头用和服宽袖半掩着脸叹气,表示:孩子大了真是不中留,嫁出去的中也泼出去的水……并招呼金色夜叉把刀磨利,分分钟可教太宰如何做人。

芥川面无表情表示:……你们确定还不去工作。低气压释放,周围瞬间清场。

两位当事人一个表示:中也个子矮脾气暴品味又差,我这是造福人类嘛。你们不信啊,那我再说一遍好了。这只蛞蝓小矮子,是我的。

另一个先小粉拳携着劲风向身旁的人袭去,被躲过后不屑的切了一声,表示:啊,是啊,我是和这混蛋在一起了啊。有意见?黏呼呼的究竟是谁啊死青鲭!

沉寂多年的双黑圈瞬间沸腾,炸成天边的烟花!终于扬眉吐气站在阳光底下,成为冷西皮界励志典范。

群众们表示:希望秀恩爱撒狗粮时注意维护群众生命财产安全。以及……恶人自有恶人磨!



让时间回到三天前。

中原中也正整个人摊在在质的柔软的黑色皮椅上,缩在靠背里烦躁的揉着眉心。面前原本整齐有序一丝不苟的办公桌上堆着的文件几乎把他掩没。

今天boss因为爱丽丝的画兴奋异常,面上是看不出什么毕竟一直都笑盈盈的。但作为及受boss信任的老干部,中原中也了解,boss高兴的具体体现,就是疯狂工作,疯狂让其他人工作。

太宰走后,boss虽然没让中也接他的位置,但他的工作倒是一分不落,全派了过来。暗骂了几声死青鲭和萝莉控,想想毕竟整幢楼的灯都亮着,还有自己一直维持的兢兢业业好干部形象……叹口气,加班。


深夜三点

中原中也打了个哈欠,放下笔,面不改色的按铃叫了个人进来,让他弄杯手磨浓咖啡来,又缩回椅子里。

这时,他的耳朵敏锐的捕捉到一丝细微的声响,迅速跳下椅子翻到墙边,反手掏出一把格洛克,看到扒在窗户上的人松了口气,一把掀开窗户,被这么一气,加上窗外冷风这么一吹,清醒了七分:“混蛋太宰,这可是黑手党总部,你也不怕被打成筛子!还有不是说好不许让别人知道!”

太宰治利落的翻进窗子:“嘶……好冷好冷。这不是有中也嘛。没被人看见啦。话说你刚刚缩成一团的样子更像蛞蝓了啊!

“闭嘴!知道冷还出来晃,你脑子被鱼吃了吧!不是给你发了消息说我要加班吗!”

太宰西子捧心状:“但是我等不及了啊,中也好过分,竟然让我独守空房,没有中也的晚安亲亲我睡不着!”

“我还有工作,你消停点。多大的人了撒什么娇。”中也揉着太阳穴,语气颇为无奈“还有,下次不要这么进来。不对,以后没要紧事别过来。”

“我想中也难道不是要紧事吗?还有……我饿了。”太宰捂着肚子哼哼。

“饿了不会自己做宵夜吗,叫外卖总会吧。”

太宰治没再说话,蹲在墙角画圈圈。

中原中也叹口气:“好了,输给你了,回去给你做。要不先吃个罐头垫垫肚子。”说着手指一勾,一个箱子悬在了空气中,飞到太宰怀里,轻轻落了下来。

“喔!”太宰欢呼道“中也果然是好人!是杨梅啊,中也不吃吗?”

中也已经懒得反驳那句好人:“你自己吃吧,我对这种又甜又酸东西没兴趣。boss送的,爱丽丝吃了两罐就腻了,还有一箱据说要送给你们侦探社呢。”

“唔……”太宰开始重复开罐头工程。

并打不开!

“噗哈,连个罐头都打不开,太宰你果然是个生活残废。”

“欸,中也,反正做夜宵要很晚了,不如来玩个游戏吧,你不用异能打开这个罐头,我帮你批文件。如果打不开,我也帮你批文件……但我就只能吃点……别的什么了……怎么样?”

“切,玩就玩,不就是个罐头。”中也什么接住太宰延着十分欢脱的线路抛来的罐头。

发力……

换个方向发力……

再换……

“啊啦,中也不是也打不开吗,还说我废柴。还有,作弊什么的是禁止的哟。”太宰说着走上前,一把抓住了中也的手腕。

“区区一个罐头,哪用的着异能!”

“刚刚明明就想用吧,我说过中也的每一个动作表情……”

“给我闭嘴!”中也拔高音调,同时重重一掌拍在桌子上以示威胁。办公桌不亏愧是特制的,随说晃了三晃仍拼命支棱着四条腿儿没有倒地不起就此安息,文件扑棱棱散了一地。

“中也。愿赌服输啊。那么,我要开动了。”

“一边去!我能打开!”

“我刚才忘了说只有一次机会吗。”

……

“非常抱歉中原先生,您的咖啡。”好巧不巧那个端咖啡去的就在这时闯了进来,破坏了满室的旖旎气氛。

于是

她就看见

那个兢兢业业绅士风度强大张狂的港黑公认好干部此时衣衫不整,心爱的帽子丟在地上,长风衣皱成一团压在身下的样子。

不!这不是重点!重点是……

一个身材修长穿沙色风衣的男人,正俯身解中原先生的马甲扣子?!

“啊啊啊!!!!”

深夜三点半,一声尖叫及杯子碎裂的声响撕裂了寂静的夜。

中原中也忙一把将太宰治推开。

可受中也训练的行动部已然闻声而至。办公室门前十几支黑洞洞的枪口一齐见证了这一幕。人们完全是懵逼的。

“太宰……你个混蛋!早和你说过不许来!”中也额头上青筋直蹦,手上没来得及放下的杨梅罐头碎成了千千万万片儿,果子秃噜噜滚了一地,红艳艳的果汁流了一手。

“啊!我的罐头,中也你个暴力狂!”

“哈?太宰治!我就用这些罐头给你陪葬!”中原中也勾了勾手指,一箱罐头浮在了他手边。

“啊!中也你冷静。谋杀亲夫了。大家快来看啊!”说着太宰向持枪的人撞了过去……一水儿人纷纷就这么闪开了。

“杀了你!绝对要杀了你!”中也一个罐头砸了过去,太宰闪身避开,但仍溅了一身汁。

太宰冲出门开始在港黑作妖,一层楼一层楼的蹿,后面中也披上了大衣一脸煞气的追着砸。所到之处无不鸡飞狗跳。

“那不是太宰治吗?叛逃那个?后面是中原先生!”

“什么?太宰治在喊什么?宝贝儿?”

“天哪他喊的是谁?中原先生?!”

“太宰治身上那是血吗?这打的也太狠了吧…”

“这样都没死不愧是太宰先生。”

……

这一夜

整个港黑都失眠了。

※※※※※※※※※※※※※※※※※※

“嘛,罐头我当然又做了点小手脚啦,否则中也怎么可能打不开。另外如果送咖啡的人不到,我也安排了别人啊。想想中也还被这么多人惦记着,就令人不爽啊。现在都清楚了吧,那就请务必不要动什么心思了哦。他可是我的。否则……哼哼……”

“啊啊啊!那只混蛋青鲭,我的文件都湿了。而且竟然闹的人尽皆知满城风雨……好像也没有那么坏……至少,他敢在外面勾三搭四试试!谁敢答应试试!至于那个赌约……切,他既然提出来,就没可能输,这我再清楚不过了。对啊,我是答应了。”


今天的横滨

依旧这么和谐呢。











03新双黑的小剧场


小老虎抱着一袋罐头走进了一间他可能只有去卖器官才可能买的起的高级公寓,用背抵上了门,正靠着门板喘气。

“龙之介。看!杨梅罐头!”敦向屋里皮制沙发里窝着的黑色的一团扬起一个大大的笑脸。

“罐……头……”芥川抬头不咸不淡的瞥了一眼。不知道是谁品味的黑色绒毛垂耳兔睡衣的长耳随着动作滑到他的脸侧。

“啊?有问题吗?对了,还是你们boss森先生送的呢。”敦君眨巴着紫金色的猫眼。

“不。咳咳。并没什么。只是本来还有一箱,森先生让中原先生发。但是……和太宰先生打架的时候砸光了。”
内心戏“不愧是太宰先生!”

“啊……是吗。太宰先生他们真……感情真好啊。嘿嘿。”

芥川接过一罐,开始拧罐头工程。“在下,在下可能在重复和太宰先生一样的动作qaq”

然而……

怎么打不开……

嗯?

“欸?芥川,怎么了,打不开吗?”敦君走过来幻出虎爪轻轻一拧。咯吧。罐子盖开了,并从中间碎成两半。

“……”芥川脑中回响“芥川你体术果然还是不行啊。”“我现在带的新人可比你好多了”……

“七十亿!!!”这次绝对要向太宰先生证明!

“罗生门!”芥川不知何时又穿回了黑色紧身风衣,无数尖刺从身后冒出,把罐头刺了个百孔千疮。

被杨梅汁洗礼的小老虎表示透心凉心飞扬。

“啊,龙之介你干什么啊。不想吃也不要浪废粮食啊,地板脏了最后还不是我打扫。”

“我没收你房租。”平静不起波澜的语调。

“你在生气啊……不就是个罐头。”小老虎一脸懵逼。

“咳咳。没!有!”芥川惯例掩嘴咳嗽。

“好吧,没有。其实路上买了无花果呢。你吃吧,我把客厅收拾一下。”真是体贴呢,敦君。

芥川抿了抿嘴,丟给敦一件拖着长尾巴的白色猫咪睡衣。“把衣服换了,先一起吃吧。”

“哇!龙之介你真好!”小老虎脑内满屏粉红色泡泡,丝毫没注意早已支离破碎的罐子再也支撑不住圆溜溜杨梅的压迫,彻底散架。

就在这时,芥川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操纵罗生门化成尖刺,每个尖刺顶端都准准扎着一只杨梅。

“吃啊。”

……

“龙之介……你这样很……”像储食的刺猬。

“有问题?”芥川不自觉侧过脸躲避太过灼热清澈的目光。

“不,没有。”超……可爱的!

※※※※※※※※※※※※※※

感想如何?

作为第一只被罗生门投喂的老虎。












04社乱的小剧场


“乱步先生。港口黑手党那边送来一箱杨梅罐头,检查过,没有问题。”阳光少年宫泽贤治一脸明媚笑意搬着一个大箱子踏着清晨的朝露走进武装侦探社。

热情的招呼声戳破了乱步的鼻涕泡,他缓缓把靠在椅背上的头抬起一个细微的几乎察觉不到的弧度,复又重重的砸了下去:“唔,先放那吧……贤治君啊,给我查一下最近有没有什么有趣的案件吧。“

“可以哟,不过……”

“好了好了你忙去吧。”

“那乱步先生你先睡。”宫泽贤治十分贴心的把门带上。

一小时后……

“啊啊啊,无聊。大家都在忙,有什么可忙的。”乱步闲的快要长出蘑菇。此刻正在地板上用衣服打滚擦地,身体力行为大家演绎什么叫劳动最光荣。

终于舍得起身,踱到罐头箱子旁,拿起一罐,只看了一眼就颇有自知之明的放在桌子上开始叫人。

“贤治君!”

“敦君!”

“国木田!”

“润一郎!”

“怎么都不在!”(所以你自动略过了两个

“乱步。怎么了?”啪哒一声,门开了。木屐的声音在寂静的房间格外清脆。

“社……社长!啊,没……没什么。”乱步眯起的狡黠的碧色眼眸陡然睁大了一瞬,马上又掩去了锋芒。

“怎么?打不开?”

“啊……嗯。”

“我一般就在隔壁。”社长接过罐头。

未果。

“这个罐子气压太大,不容易拧开啊。”乱步双手托着腮眼巴巴的盯着罐头。

“是吗。”只见社长手上又一发力,盖子开了。又见白光一闪,箱中所有盖子都飞了出来,待反应过来只见刀已回鞘。

“社长。武士的刀诶。”

“吃吧,别吃多了,刚去看了牙医。”社长转身走向房门。

“哦。”

“还有,有事直接找我。”

……

“没事也行。”




※※※※※※※※end※※※※※

*出自lex

想写敦芥……看起来无差……

拖了好久,军训根本找不到时间,求原谅。以及写到后面有点赶……

太中写得比较多,厚颜无耻打上tag。其他算了。

有本书《蒋介石与张学良的恩怨情仇》,我管书的时候写成“爱恨情仇”……被笑了一学期qaq

罐头……港真……我从底下砸的心都有了

以及……真没人找我玩咩!















评论(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