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崖

清水出咸鱼,天然去腌渍

人面桃花(一)

*ooc属于我,粮属于鱼
*天雷滚滚。bug堆成山,狗血流似海。
*序章请走头像(这只蠢#&不会链接
*含微量敦芥注意

 一个被缪斯赐福过的男子正倚坐在老桃树下,修长笔直的腿随意交叠,一手枕在脑后,另一手握本书,暗红底儿白字的封皮,名为‘完全自杀手册’。沙色的大衣袖口挽起一截,露出的小臂竟都严严实实缠着一圈圈苍白的绷带。

蓬松带些鬈曲的深棕色柔软发丝,发丝下一张可迷倒下至八岁小孩上至八旬老人的俊朗脸庞,挂着惯用的轻佻笑容。微微眯缝漾着三千春水的深邃桃花儿眼,轻启线条姣好的樱色薄唇,流出失去调子且词句诡异的歌谣。

北边忽掠出一道黑光,转眼来到山口,陡然刹下速度,停在桃树旁一棵小树的枝条上,原来是只寒鸦。
      

“哟~芥川啊。”
      

只见寒鸦被一团黑雾包裹,雾散却走出个青年。纤长的身子包裹在白里衬黑风衣里,白皙到病态的精致面庞,漆黑发丝下端挑染的银白。黑与白两种截然相反的色彩激烈碰撞却无丝毫突兀,答案或许在沉郁神秘的灰色眼眸里。

“太宰先生早安。”

“早,早,芥川你也还是老样子啊。”包括那一本正经的话语不带起伏的语调。

“太宰先生没什么事的话在下告辞了。”芥川侧过脸掩着嘴咳了几声。
      

“哟,这么急这找小老虎吗。”
       

“在下并!”

“好啦好啦~赶紧去吧。唉~年轻真好。”太宰托着腮颇忧郁的叹了口气。

“……”芥川面色苍白且无表情依旧,然而被通红的耳根出卖。

“在下告辞。”芥川说罢黑风衣一撩,又没了影。

“啧,脸皮薄这点也没变……又开始无聊了。”太宰支起身子晃晃悠悠站了起来,跃上桃枝,方才细细亲吻过他衣角的晨露随动作碎在草叶上。

“连个漂亮小姐姐都没看到。”经历过多少这样的立春?这样的立春还要经历多少?出现什么有趣的事吧。太宰45度角望天,半晌,拿出段红绸,继续研究自杀美学。

说起这红绸,还是以前一群曾与太宰一见钟情情投意合海誓山盟过的女人之一送的。至于她的样貌声音名字及那段日子的柔情蜜意,太宰都在转身的一刻就遗忘殆尽。

留下这段红绸,也不过是准备哪天悬在根木头上罢了。太宰作妖多年,竟从未被怨恨,实属奇迹。女人只怅然慨叹“留不住风”,各中原因,怕只当事人知晓了。

        
太宰轻车熟路的翻到那本手册中‘自缢’这一页,照着指示将红绸一端牢牢系在桃树枝上,另一端挽了一个圈儿,对着头比了比,打上个漂亮的结,完美!太宰吹了声口哨,上扬的尾音十分欢快。

那么,今天也要清爽明朗并充满朝气的自杀呢!太宰完全没有考虑人和妖的种族差异,沉浸在没准可以成功拥抱死神的喜悦中,一脸跃跃欲试心醉神迷往绳套里钻。刚钻了一半,树下一声惊雷把他炸了回来。

是一个稚嫩的童音:“喂,你在干什么?!”

太宰缩回脖子向树下看去,竟然是个粉雕玉琢般的小孩子。枫糖浆般温暖颜色的发丝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松松的系在耳旁,因为年岁小,脸上还有些婴儿肥,但五官已极为精致,倒像个洋娃娃。最出挑的还是那对空明澄澈的蓝眼,猫儿般大而圆,水汪汪的,占了那张脸的绝大部分。

怎样用语言来形容这对蓝眼呢?若不是奇珍异宝,又怎会流光溢彩;若不是披雪峰峦,又怎会沆砀苍茫;若不是无边汪洋,又怎会翻涌波涛;若不是璀璨星夜,又怎会住下银河,若不是广袤天穹,又怎会孤高寥远……

饶是太宰,也看得呆了一瞬。

那孩子又喊道:“你别想不开,快下来!”说着便用嫩生生的藕臂抱着树干一阵猛摇。

明明是个小孩劲儿却出奇的大,桃树被摇地真•花枝乱颤,几只花骨朵差点呜呼哀哉,本就在走神的太宰险些栽下来,忙扶住树干。

“这谁?”太宰暗自思忖“路过?抢地盘?外表是小孩妖力却不弱,附近还有人类的气味。

太宰的桃花眼沉了沉,流露出些危险的意味,面上却还八风不动的端着招牌笑容,居高临下俯视这小孩,小孩也正仰着脸看太宰,见他放弃绳套忙又喊他下来。

这时,先前闻到人类气味的不远处进山路上的一丛灌木一阵悉悉窣窣,又窜出三四个小孩,叽叽喳喳的嬉笑着。

“喂中原中也,快点啊!”

“从刚刚开始都是在和谁说话呀,想吓唬我们吗!”

“我就说他很奇怪嘛!”

并蹦蹦跳跳的朝着那个被称作中原的长得挺好看就是有点暴力的孩子过来了。

“语气像在对人类说话啊。人类?这样的蓝眼……那会是化形,附身,或者夺舍?啧,不管怎样有好戏看了。”太宰想。他笑的像只狐狸,决定静观其变。

中原中也本望着太宰,听见那群孩子又转过了脸去,接着便被那番话定在了原地,直到一个孩子拍了他一把才回过神来,复又转回头去死死盯着太宰。

那些孩子循着他的目光看向太宰,却面面相觑。

“连个鸟窝都没有你倒是在看些什么啊。”

中原中也的瞳孔蓦地收缩了一下露出些许惊惧,但下一刻就十分果断的拉住最近的两人:“跑!”

孩子们虽然不明就里,但被空气中的诡异影响,从众心理及好玩天性所支配,见有人领头,纷纷尖声叫着一窝蜂往村里跑。太宰没立刻去追,跃上更高的树枝继续看戏。

只见刚跑到进山路的中段,那个语气最不善的孩子缓过了神,猛的拉住了中原中也“你跑什么,被鬼附身了。”他不屑的质问。

其他孩子也被“点醒”,纷纷倒戈,将矛头对准中原中也。

“还是胆小鬼,说谎精!”于是一个附和其余也很给面子的大笑起来。

中原中也眼眸沉了沉没有说话,只咬了点嘴唇,又去拉他们。其中一个不耐烦了发狠推了他一把,中原中也踉跄了几步站住,又迎来新一波讥笑谩骂。于是他紧紧攥了攥拳头独自往村里跑,半路又停下,重重跺了几脚,并剜了只一个模糊的树顶的桃树和不知何时已跃上树顶的太宰一眼,又折了回来。

太宰被这锐利冰冷含着泪水的一眼瞪地没脾气,因为除了外露的怒火和敌意,他好像还感到一股潜藏的深重悲伤,他是不是就要哭出来了。可中原中也在一片嬉笑中和他对视了十来秒,原本盈眶的泪水,生生被他憋回了肚里。

中原中也下定决心般又握了握拳,继续把那群孩子往村里赶,这次态度明显强硬很多,并收获立杆见影的效果。在他的软硬兼施威逼利诱搬来村长祭出拳头晓之以情动之以脚*,使出浑身解数下,终于孩子们回了村。

目睹并为整场闹剧罪魁祸首的太宰治底底地笑出了声:“似乎还真是个人类。看得见妖,不差的妖力,有除妖师的天赋啊。先下手为强?又或者……”

呵!

中原……中也吗?

※※※感谢看到这的小天使※※※

*还债第二弹 @捕鱼的执
*是一只不高冷易勾搭的不明生物
*祈祷格式平安
*晓之以情动之以脚------lex
*关于中原中也的一些bug在姊妹篇里填(必死flag

       

      
       

评论

热度(6)